從中西比對看民主

來源:《求是》2023/09 作者:張伯軍 2023-05-01 09:00:00

從中西比對看民主

張伯軍

  民主是全人類的共同價值,是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始終不渝堅持的重要理念。中國的民主是人民民主,人民當家作主是中國民主的本質和核心。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人大工作會議上深入闡述了我們黨關于民主的基本觀點和全過程人民民主的重大理念,黨的二十大報告進一步深入闡述了全過程人民民主的本質內涵和豐富內容,為我們深刻認識什么是真實的民主提供了科學指導。

從“鳩占鵲巢”看西方的民主

  西方民主的源流主要來自西方古代政治思想所描述的“人民的權利”或“人民的統治”。但事實上,西方歷史上先后出現的各類政體,本質上都是少數人對多數人的統治。特別是近代資產階級政黨制和議會制的確立,更使少數人的統治穿上合法的外衣固化下來。

  從代議政治來看。現行的西方民主制度已經發生顯著“變異”。究其原因,維護和鞏固資產階級支配雇傭勞動、掌握國家政權、控制意識形態、保障資本利益是資產階級政黨的天然屬性,資產階級政黨對政權的主導,使“全體”或“大多數人”的權力實際上被資產階級政黨所代表的少數人攫取,以致議會民主只留其“巢”不見其“鵲”,在實踐中更是演變為政黨之間對權力的競爭和利益的爭奪,民眾權利難以真實體現,社會矛盾難以有效化解,國家利益難以切實保障。盡管人們對西方民主的弊端已經有了越來越深刻的認識,但在資本主義制度下,資產階級繼續采取“以形式掩飾內容、以包裝渲染產品”的做法來維護這種制度。正如列寧所指出的,“資產階級民主同中世紀制度比較起來,在歷史上是一大進步,但它始終是而且在資本主義制度下不能不是狹隘的、殘缺不全的、虛偽的、騙人的民主,對富人是天堂,對被剝削者、對窮人是陷阱和騙局”。

  從選舉政治來看。西方民主標榜競爭性選舉,將“一人一票”的所謂“自由選舉”作為西方民主的重要標桿大肆宣揚。事實上,西方選舉制度在資本的操縱下已經變成了一種“燒錢游戲”,選舉的真正目的難以實現。在選舉過程中,資本極盡所能掌控話語權,操控輿論進而“引導”選民。選民的實際權利就是按照一定周期參加一次投票。無論哪個人贏得選舉,無論哪個政黨勝出,勝利者永遠是資本本身,不可能代表民眾的真實意愿和切身利益。所謂輪流執政,不過是權力從資本的左手轉到右手的政治“魔術”。正如馬克思所說,它“不是靠把政權經常保存在同樣一些手中而使自己永存下去的,而是采用這樣的辦法:它輪流地使政權從一只手中放下,又立刻被另一只手抓住”。選舉之后,選民不再被關注,選出的代理人如何決策,很難被有效監督。即便是當選領導人兌現競選承諾,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以財政赤字或發行國債等來寅吃卯糧,用民眾長遠利益兌現眼前利益。隨著選舉政治單一模式的固化演進,其弊端日益凸顯。除選舉費用不斷攀升、社會財富大量浪費外,選民參與選舉的熱情也不斷下降。以美國為例,2000—2020年間的6次換屆選舉,總統大選投票率僅為50%—66.8%,如果以70%的投票率和55%的得票率進行計算,勝選者實際支持率不到40%。而市(州)選舉投票率20%—30%并不稀奇,達拉斯市于2015年曾創下6%的最低紀錄。這與西方社會所渲染的“全體”、“大多數人”的民主相去甚遠。

  2021年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暴力突破安保,闖入國會大廈。參眾兩院認證2020年總統選舉結果的聯席會議被迫中斷,主持會議的時任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同數百名議員們驚慌撤離或躲藏,約140名警察受傷。圖為2023年1月6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國會大廈外,一名前國會警察遺孀在紀念“國會山騷亂”兩周年紀念儀式上流淚。 新華社記者 劉杰/攝

  從政黨政治來看。西方資產階級政黨制度是伴隨議會制民主而產生與發展起來的,本質上是服務于選舉的產物。西方政黨內部組織關系松散,政令執行力度有限。政黨之間博弈,無論是兩黨制還是多黨制,政黨都是力圖通過競選獲勝來掌握國家政治權力。當一個政黨以贏得選舉為首要目的時,其所謂主張、方針、政策便只能圍繞選舉的輸贏去設計與謀劃,在選舉過程中把承諾當誘餌,爭取選民支持。兩黨或多黨競爭,一黨的執政以其他黨的在野為前提,使黨派之間不遺余力相互詆毀、相互掣肘,為了否定而否定,以至于逐漸演變為非理性的“否決政治”。政黨為各自集團的利益而互相爭斗牽制形成了僵局,整個國家得不到亟須的良好治理,國家利益、人民利益都被政治角逐和短期行為所摒棄,無法得到真正體現。2021年初發生的美國國會山騷亂事件以及2023年1月上演的美國眾議院議長選舉“難產”風波,就是西方政黨政治極端化演變的典型事例。

從“人民當家作主”看中國的民主

  隨著馬克思主義的產生,社會主義民主這一人類社會新的民主形式走上歷史舞臺。這種真正體現人民當家作主的民主,與歷史上任何其他民主具有本質上的區別。中國共產黨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借鑒人類政治文明有益成果,吸收中華民族漫長奮斗積累的文化養分,汲取辛亥革命后效仿西方民主制度模式最終失敗的教訓,總結新民主主義革命的成功經驗,不斷創新民主實現方式,走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道路。

  2022年11月18日,江蘇省鎮江市開展“五級人大代表接待選民日”活動,各級人大代表分別走進全市各地的村和社區接待選民,面對面聽取群眾對經濟發展、城市建設、社會治理、民生保障等方面的意見和建議,助力經濟和社會事業高質量發展。圖為當日人大代表在鎮江市和平路街道新金江社區聽取選民的意見和建議。 人民圖片 石玉成/攝

  從本質特征來看。中國共產黨的性質,決定了其始終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而沒有自己的特殊利益。黨的百年奮斗給中國帶來的歷史性巨變,是中國人民選擇黨、信任黨、熱愛黨的根本原因。新中國的成立,使原來沒有任何實質民主權利的勞苦大眾成為國家和社會的主人;社會主義制度的確立,為人民當家作主奠定了制度基礎;以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基層群眾自治制度等為主要內容的人民民主制度體系的構建和完善,從各個層次、各個領域擴大了人民有序的政治參與,最廣泛地動員和組織人民共同管理國家事務、經濟和文化事業、社會事務;以憲法為核心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建設,為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依法治理國家,保障人民的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監督權等民主權利提供了全方位法律保障。

  從制度設計來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制度,將選舉民主與協商民主有機結合,形成了較為完整的上下聯動、循環反饋、民主集中的運行體系。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人民民主的實現形式,人民選出自己的代表,組成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通過立法權、監督權、決定權、任免權和代表議案、代表視察、調查報告等形式,行使國家權力。國家領導人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選舉產生。這樣的選舉制度,遵循馬克思主義民主政治理論,繼承了中華民族“選賢任能”的文化傳統,強調被選者的政治修養、從政經歷、工作能力、敬業表現和道德品性等內在綜合素質,進而達到選出好人、能人的目的。

  協商民主主要通過政黨協商、人大協商、政府協商、政協協商、人民團體協商、基層協商以及社會組織協商體現。協商民主旨在通過溝通、交流、對話、討論、建議等方式,擴大人民參與,聽取意見,達成共識,提高決策的科學性合理性,增強決策的前瞻性戰略性。人民群眾還可以通過各級黨委、人大、政府、政協以及相關部門、企事業單位等搭建的各種征詢意見和表達訴求的平臺,積極參與國家治理和社會治理,提出自己的看法或意見建議,很多意見建議在國家法律制定與修改、政策調整與完善、社會治理與糾錯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是人類政黨關系史上的一大創舉。中國共產黨與各民主黨派不是競爭關系,不是“在朝”、“在野”的關系,而是執政黨與參政黨的關系,都以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奮斗目標,形成了高度的政治認同和強大的社會合力?!坝惺潞蒙塘俊薄趪抑卮蟀l展問題和基本方針決策前和決策中,執政黨與參政黨之間反復溝通和協商;參政黨提出意見建議,為黨和政府科學決策提供參考。這種新型政黨制度能夠促使各個政黨在政治運行過程中發揮最大的正效應,有效避免了西方兩黨制或多黨制的非理性博弈弊端,有利于國家路線、方針、政策的科學制定、有效落實和穩定運行。

  從實踐效果來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充分彰顯了人民當家作主的本質和核心,中國人民既是民主的參與者,也是民主的受益者,權利義務高度統一,智慧力量極大迸發。人民民主的高質量,促進了國家治理的高效能,提升了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中國的民主,有效調節國家政治關系,發展充滿活力的政黨關系、民族關系、宗教關系、階層關系、海內外同胞關系,增強民族凝聚力,形成了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中國的民主,把黨的主張、國家意志、人民意愿緊密結合在一起,使黨、國家和人民成為目標相同、利益一致、相互交融、同心同向的整體,形成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有效促進了社會生產力解放和發展,促進了國家綜合實力和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中國的民主,始終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有效保障了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有效維護了中國人民的福祉。新中國成立70多年來,黨團結帶領人民,不斷戰勝前進道路上各種世所罕見的艱難險阻,成功走出中國式現代化道路,取得舉世矚目的發展成就,中國經濟實力、綜合國力、人民生活水平顯著提升,社會主義優越性不斷展現,如期實現脫貧攻堅目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保持經濟快速發展和社會長期穩定,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斷提升。中國的民主,真正把發展為了人民、發展依靠人民、發展成果由人民共享落到實處,充分調動起人民的主觀能動性,這是中國之治的“密碼”,是中國民主的力量。

  協商民主是實踐全過程人民民主的重要形式?!皥猿趾屯晟浦袊伯a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堅持黨的領導、統一戰線、協商民主有機結合”,這是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的明確要求。圖為2022年7月21日,在浙江省湖州市長興縣呂山鄉龍溪村的議事公園內,田園議事會成員開展討論協商。 新華社記者 徐昱/攝

  從創新發展來看。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站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高度,全力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理論創新與實踐創新,深化對中國民主政治發展規律的認識,提出全過程人民民主重大理念。強調社會主義民主不僅要有完整的制度程序,而且要有完整的參與實踐。要把人民當家作主具體地、現實地體現到黨治國理政的政策措施上來,具體地、現實地體現到黨和國家機關各個方面各個層級工作上來,具體地、現實地體現到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向往的工作上來。全過程人民民主,是在吸收直接民主、間接民主、選舉民主、協商民主等人類民主文明成果基礎上,堅持馬克思主義民主政治理論,結合中國國情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不斷探索、創新發展起來的,是過程民主和成果民主、 程序民主和實質民主、直接民主和間接民主、人民民主和國家意志的有機統一。全過程人民民主,不僅有“全” 的民主主體參與、“全”的參與內容、“全”的覆蓋范圍和“全”的民主流程,而且使民主選舉、民主協商、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各個環節形成了完整閉環。全過程人民民主,是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經驗的繼承與發展,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民主政治制度保障,是結構科學、 覆蓋全面、流程合理、運行高效、廣泛真實管用的民主,是對人類政治文明發展作出的重大貢獻。

  作者:全國政協常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副院長

標簽 -
網站編輯 - 張芯蕊  校對 - 喬雪 高勝軍 審校 - 徐勇林
0100902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9582111
91久久国产综合精品女同,亚洲女人自熨在线视频,茄子视频app懂你更多